Wednesday, December 13, 2017
 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台灣)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Read

轉念之間 04/16/2013 陳乃輝製播 聊 美食

Tuesday, April 16, 2013 9:41 AM
Tags: texas, radio, kchn, kxyz, nihaousa, Houston, 休士頓, 休斯敦, 德州, 中文, 廣播, 電台, 世界, 華人, chinese

Categories: 轉念之間

 
 

 歡迎收聽轉念之間,我是陳乃輝。


  美食,誰人不愛,電視、報紙經常報導的題材少不了吃喝玩樂,特別是美食,看得人眼花撩亂又心癢癢。我當然也愛美食,只是並不沉迷,也不會四處追逐,價位太高或排場隆重的,我多半止步;我們全家戒食牛肉多年,高檔牛排或牛肉麵自然跟我們無緣;加上年歲漸長,為了避免三高的困擾,重口味或太精緻的佳餚,我們也盡量不碰,因此所謂美食的選擇性當然降低很多。

  我對眾說紛紜的美食,多半停留在欣賞的程度,看看就好,能夠起心動念的則多半是夜市或巷口、那種不大起眼卻又有一點歷史的東西,可惜很多記憶裡的美味都不復存在。像蚵仔麵線,我就永遠忘不了五十年前在廈門街螢橋附近的一位阿伯推著攤車賣的那一味,當時我常到同學家開夜車準備月考,晚上肚子餓了就癡癡等著那攤推車來叫賣,我們甚至跟其他客人一樣就蹲在路邊吃,覺得那樣才夠味;如果提牛肉麵,那師大路以及和平東路電力公司後巷的幾家麵攤,絕對是令人難以忘懷,我那時的午餐多半在那邊解決,一碗兩塊五毛錢的牛肉湯麵,紅紅一層辣油,好像比現在的知名麻辣鍋也差不到哪裡去;另外安東街裡面有一家賣米粉湯的,除了米粉、大腸、油豆腐,還有一鍋番薯湯,我也是一吃二十幾年;若說臭豆腐,火車站對面南陽街附近,曾經是少年時候的我們,翹課看完電影後經常會停留的,攤位就擺在騎樓下,每到黃昏時候就擠滿了要去補習班上課的學生,年輕如我哪理忍得住那股香味的誘惑。

  年齡稍長之後,荷包豐厚些,所謂的美食當然也稍做了改變,西門町的川菜館、牛肉麵店,東區的眷村菜、北方麵食開始取而代之;再後來,港式飲茶、麻辣鍋、江浙私房小館又成為最愛。因為愛吃,這些年體重攀升,這才不得不努力節制,把美食當成話題,說說就好。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上菜市場買菜和進出廚房的機會大為增加,就為了想把記憶中的美味,由自己手中來料理,成品種類雖然不多,不過也能獲得家人讚許,而每當我在廚房忙進忙出,心中最感念的,卻是丈母娘的愛心和手藝,她的糊頭麵就是我懷念最深的美食,也是我百吃不厭的極品,從婚前到婚後都是一樣。糊頭麵是丈母娘的拿手絕活,從岳父、女婿、到外孫女,無一不愛,我生就南人北相,身材較高大不說,連口味也是嗜麵食、好辛辣,平時在外用餐,十之八九會選擇吃麵,跟妻子交往時,到她家便餐雖是常有的事,但並沒有什麼太深的印像,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上海菜挺好吃,還有,就是那碗糊糊的麵真對胃口。

   婚前丈母娘就對我極好,婚後,小倆口好不容易存錢買房子,而且和娘家前門對後門,不但妻子開心,一家大小也挺樂,因為從此我們就像是跟丈母娘搭伙似的,天天吃著香噴噴、熱騰騰的菜。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們下班回到家,丈母娘就已經等在大門口,手上提著菜籃,裡頭三四盤菜,笑盈盈的說:「快吃吧,趁熱」;他知道我喜歡吃辣,一定有一盤口味極重的小炒,而打從知道我愛吃她煮的獨門糊頭麵起,每星期總也有一兩次會為我特別準備,每次看到她端著一個大鍋上樓,就知道又是麵來了,看我一碗一碗的添著,丈母娘也笑的眉飛色舞起來。

   那時,丈母娘才六十出頭,雖然因為罹患直腸癌而開刀,但癒後情形良好,所以身子骨還算硬朗,她把每天到市場買菜當成運動,而晚上陪女兒、女婿、兩個外孫女吃飯聊天,就成為每天最重要的事,至於我們的回報,除了孝敬一點零用錢、買些好茶葉、零食之外,就是在假日時偶而陪她摸個八圈。

其實說穿了,這糊頭麵本身學問不大,蝦米和青江菜鍋裡炒過,加水煮滾,再放入普通的拉麵,悶一會兒,等湯汁變稠就大功告成,它之所以叫糊頭麵,多半也是因為麵糊湯稠的緣故吧!至於說它美味,主要應該還在於配料,通常丈母娘會同時準備一盤八寶辣醬和紅燒大排骨,這三樣配在一起吃,那才真正過癮,每次看我們吃得鍋底朝天,丈母娘都會用她的安徽土話說:「吃的光,不生瘡」,怪怪的腔調總惹得小孩捧腹,而沒過幾天,她老人家就又會端來一大鍋。

   算起來,吃丈母娘煮的糊頭麵前前後後也有十幾二十年,一直到她過世;有一陣子我們全家沒人敢提吃糊頭麵的事,再過幾年,有一天妻子終於說「今天來煮糊頭麵吧」,只是,同樣的材料、同樣的煮法,卻總像是少了些什麼,每個人默默吃著,我知道,少了丈母娘的愛心,麵也變味了。
能夠坦然而開心的再煮糊頭麵,是很不容易的事,妻子的手藝感覺是大大進步了,甚至小女兒有時都會自告奮勇掌廚,慢慢的,我們終於重新找回了屬於糊頭麵的口感。每次,當我們一家四口又把整鍋麵吃到見底,我就忍不住稱讚:真是天下第一麵。抬頭看到丈母娘的照片,感覺她也笑的好得意。

糊頭麵的記憶讓我對美食有了另一種注解,那就是:某種食物之所以讓人為之思念,其實並不一定是好吃,而是因為裡面裝有太多人物和故事,它包含的濃濃人情味,才真正讓人覺得回味無窮、齒頰留香。這就難怪我有時好不容易找到一些當年的美味,卻發現走味了,因為裡面的情感可不是任何調味料可以烹煮得出來的啊。

謝謝您收聽今天的轉念之間,我們下次見。
 


0 times
Leave your comments or questions Here, we love to hear from you.

Name : All fields marked with a red arrow are required.
Email : (required, hidden)
Comment :
Copyright 2013 by NihaoUSA